Archive for 2016年1月22日

“智能制造+”重塑中國制造游戲規則

本文由工業4.0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經濟學家胡權撰寫,發布在2016年1月22日出版的《上海證券報》的《上證觀察家》A1版,標題及正文與正式發布內容略有不同。

  在全球新技術革命的背景下,德國、美國、中國和日本等主要制造業國家,紛紛啟動了各自的制造業國家戰略。從歷史的角度來看,2015年是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元年,工業4.0研究院分析認為,2016年將是重塑中國制造業游戲規則的一年,金融資本遠離制造、回歸價值創造以及 “智能制造+”崛起,將成為中國制造真正轉型升級的前奏。

智能制造+的價值創造體系及模式

  技術與資本進入新階段

  在2015年初,筆者在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管理學院的演講中,明確指出技術和資本是工業4.0時代的兩大驅動力。在新技術革命發展初期,嗅覺敏感的金融資本聞風而動,很快介入到新技術領域,這從2015年產生大量的工業4.0或智能制造概念企業可以看到,金融資本的確對新技術改變制造業期望頗深。可是,按照新技術革命發展的規律,短期內新技術應用難以產生經濟價值,要真正推動新技術應用,還是需要經營資本的力量。

  從中國制造企業在2015年得到追捧的情況來看,金融資本看到了工業4.0時代制造業轉型升級帶來格局改變的機會,但據工業4.0研究院跟蹤發現,大部分被冠以工業4.0概念或者智能制造概念的企業,均沒有實質性的價值,這主要體現為行業屬性和產品特征不同,判斷這些企業適應未來競爭的能力并不相同。

  目前大部分判斷工業4.0或智能制造的標準,停留在是否有現場管理系統(例如MES),或者有沒有進行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(例如PLM),這樣會忽略真正的新制造技術可以帶來的新價值創造機會。

  據咨詢機構統計,國內MES廠商高達3000多家,按照權威的ISA-95對MES系統模塊的劃分,這些廠家可以稱為不嚴格意義上的MES企業,因為它們的確提供了部分甚至于全部MES模塊。但是,如果車間的設備和產線沒有實現智能化,無法為這些系統提供足夠的數據,那么是實現不了智能化管理的,最多是實現了部分信號的采集,更別說實現可預測以及智能化。

  按照工業4.0研究院的研究,智能工廠包含了可管理、可配置、可擴展和可預測四項要求,它們體現了工業4.0時代的車間和工廠的智能化特征。要實現這些功能,是需要在設備級和車間級實現智能化,也就需要給設備安裝上傳感器件,這樣才可以實現生產線的靈活管理,從而實現所謂柔性化。

  即便完成了上面提到了的現場管理系統部署,那還只是一個智能工廠應該具備的必要條件,這距離充分條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,例如新的管理模式、新的生產工藝、新的商業模式等等。金融資本追捧工業4.0或智能制造,本質上還是對新技術是什么以及新技術如何應用還沒有深刻認識,也許按照歷史規律,讓更懂生產運行的經營資本先期介入,再適時順勢而為,更符合實際情況。

  制造業應回歸價值創造

 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,目前中國制造業還缺乏對其技術、工藝和管理復雜性深刻認識的氛圍,這跟我們對工業革命歷史了解不清不無關系。在面臨中國制造轉型升級的大潮中,讓制造業回歸價值創造本身,顯得非常重要。任何新技術、新系統以及新工藝,要從最終產品的價值來考慮如何應用,而忽視行業及產品差異性,簡單的以試點示范繼續加強中國制造的“東施效顰”,在整體經濟不佳的背景下,于國于民都不是最佳選擇,對企業的發展更是不利。

  與互聯網等產業不同,制造業是一個門類復雜的產業,它主要的價值創造環節主要發生在車間的流水線上。一般來講,每種產品或部件的工藝流程不會完全相同,因為產品形態迥異,其生產加工工藝自然不能相同。這對于制造企業的工程師是常識,但它并不是一個自覺的認識,這需要認識到產品形態的不同導致的工藝流程不同,還需要了解具體的產品制造工藝流程,但這顯然不是一個自然而然的結果。

  中國制造業在過去30多年取得了輝煌的成就,企業家們也因為各種原因參與到這個盛宴之中。從工業4.0研究院一年以來的調研來看,大部分取得成功的制造業企業家,其成功路徑大都難以避免專家創業的路徑。所謂專家創業,指的是創業團隊中有懂其產品技術和工藝的知識和經驗,加上改革開放的風口,為企業家精神釋放提供了可能。

 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不僅畢業于重慶建筑工程學院(現在合并到重慶大學),還曾經在部隊里擔任工程兵,其后到了深圳,從事的是高科技產品貿易,這些經歷顯然對任正非成為中國頭號科技企業的創始人非常重要。除了任正非,還有不少3C領域的創始人,大都原來在國有企業中任職,積累了大量的技術經驗和管理經驗,在創業初期,其核心產品大都跟原有任職或從事的領域關聯度非常高。

  但是,當這些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,例如,當它們成為上市公司之后,要開始進入新的領域,原有的知識和經驗就成為了障礙——至少難以成為一種優勢,這就需要企業家真正從思想上轉型,并在企業組織和人才管理方面找到突破。這在工業4.0時代的制造業轉型中,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。

  工業4.0研究院認為,在工業4.0時代,如果要把握新技術應用帶來的價值創造機會,應該適當加強對引進或應用技術的研究和了解,并結合到企業所在的產業及產品情況,從價值系統的角度認識應該采用的各種技術和系統,這樣才可以把握第四次工業革命發展的周期,避免過于冒進,也可以避免無動于衷。

  “智能制造+”催生新贏家

  在2015年,中國制造企業接觸到了大量的新奇的概念,一部分是從諸如德國舶來的工業4.0和美國引進的工業互聯網概念,另外是中國自己創造的概念,其中以互聯網+、機器換人等最引人注目。如果從這些概念的初衷來看,都是針對制造業提出了相應的解決辦法,但這些辦法都是基于某個特定的視角和大量的假設提出的,可惜中國大部分從業人員不究其里,照單全收,這種趨勢將在2016年繼續大量存在。

  工業4.0研究院對于中國企業家盲目求醫的狀況深感痛心,期望幫助他們真正回歸自己的核心競爭力,形成有利于自己的競爭優勢。我們通過跟一些制造業上市企業的咨詢合作,逐步形成了“智能制造+”的概念,以有別于“互聯網+”的概念,避免陷入“轉基因”(指不符合制造企業的核心競爭力)帶來的畸形發展和東施效顰。

  對于大量的制造企業來講,的確存在傳統經營思路過于陳舊的問題,例如,大量制造企業仍然認為低成本才是唯一的戰略選擇,從而忽視了自己轉型升級到高端制造業的可能性。

  按照供給經濟學的觀點,目前中國的產能過剩,不一定是真的過剩,還可能是我們的產品創新不足,難以滿足日益提升的品質要求。企業家如果還停留在低成本競爭的階段(事實上,大部分企業家不愿意承認自己選擇了低成本競爭戰略),那么將來既不能滿足消費者的需求,也不能在市場競爭中處于有利的地位。

  當企業家開始思考如何從差異化找競爭優勢的時候,“智能制造+”毫無疑問將成為生產制造企業的最佳選擇,而“互聯網+”應該成為完善“智能制造+”的參考概念。大部分互聯網企業或創業企業,其介入時候的重點都放在模式創新上,必須承認,“互聯網+”更容易形成獨特的模式,這對企業家的創意要求比較高,但對手要模仿互聯網+模式,也相對較為容易,因為互聯網+模式不具有重資產。

  總結

  歷史會證明,2016年是不平常的一年。中國制造業在穩增長、促改革、調結構、惠民生、防風險的基調下,不對金融資本寄予過高期望,回歸制造業核心價值創造,以及在“智能制造+”模式變革上做文章,有可能不受經濟大環境的過多影響,真正成為新時期的創新引領者,并奠定工業4.0時代的翹楚地位。

重新認識工業4.0時代的工廠邊界

  自200多年前人類社會開始工業化以來,大部分創新發生在車間或工廠,直到人類社會開始進入工業4.0時代,這種情形才開始有所改變。工業4.0研究院一直認為,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時期,工廠的邊界將被打破,人們將認識到一個全新的概念——智能工廠。

  知名的經濟學家威廉?.拉佐尼克(William Lazonick)在《車間的競爭優勢》一書中用詳實的歷史事實指出,工業革命以來,人們通過在車間不斷進行創新,大大提高了生產力,促進了人類社會的發展。在傳統的生產工藝和現場技術的限制下,人們不斷通過改進設備的精密度、優化生產線流程和應用新型的制造技術,實現更低成本生產更高質量的產品。

  機械工業出版社近期出版的《智能制造:未來工業模式和業態的顛覆與重構》(簡稱《智能制造》),是德國專家奧拓.?布勞克曼(Otto Brauckmann)撰寫的模式變革著作。雖然作者主要做制造執行系統(MES)咨詢服務,但其視野顯然比工廠現場管理系統要寬廣,作者利用自己的咨詢經驗,論述了制造業服務化的內涵和外延。

  與工信部軟件與信息化服務司副司長安筱鵬觀點類似,布勞克曼把生產制造流程延展到了制造前服務和后服務中去了,制造前服務主要以研發、供應鏈等環節為主,制造后服務主要是為客戶提供的附加值,這也許就是我國提出智能制造概念的主要意義吧。

  從《智能制造》一書來看,作者對制造前服務論述較豐富,特別是涉及到生產現場的供應鏈,還專門有“在供應鏈中創造附加價值”一章來進行論述,對于生產現場的管理,也涉及到多章節進行了分析。可惜對于制造后服務,雖然有涉及,但顯然不夠詳實,從作者德國專家的背景來看,德國企業難以如同中國企業直接面向大量的消費者,要在制造后服務進行創新,難度的確不小。

  在生產技術有所限制的情況下,通過不斷加強專業化分工來實現低成本的效率,是工業化進程的核心。從蘋果iPhone手機構成來看,一共有500多個零部件,由全球200多家供應商提供。隨著以物聯網和服務互聯網為代表的網絡化在生產制造領域的應用,將第一次打破這種限制,大大擴展傳統意義上的工廠邊界。

  事實上,進入到第四次工業革命時期,工業化深化的方式將發生改變,通過改變工廠的邊界,讓產品研發、設計、生產和服務跨越傳統的車間或工廠,讓具有創意的人們根據需要參與產品的全生命周期,充分釋放人類的創造力,那么,人類社會的生產及生活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
  正如《智能制造》作者布勞克曼把這種趨勢稱為“智能制造”一樣,工業4.0研究院更愿意延展工廠概念的含義,把它稱為“智能工廠”。有興趣的讀者,可以自行到《智能制造》一書中去尋找答案,或者到工業4.0研究院官方網站上閱讀相關文章。

  本文為機械工業出版社《智能制造:未來工業模式和業態的顛覆與重構》撰寫的評論。

?
118图库118彩图库刘伯温